首页农家医女:将军是妻奴 第一百八十九章 夫妻一体

第一百八十九章 夫妻一体

作品:《农家医女:将军是妻奴

    只不过,喜弟的眉头紧锁,怎么会这么巧,余生这边闹起来,这个梁从高便追过来了。

    按照她想到,余汝是在乎梁从高的,他这边若是受了气一定会惊动余汝,届时怕余汝也会从京城赶来。

    只要余汝一日未有身孕,她便一日为自己所用,梁从高的到来,简直是上天赐给自己的礼物!

    不过喜弟是从不信什么老天会有眼这样的事情的,凡事大多是有心人为之的。

    心思一动喜弟突然想到了什么,不自觉的放在腰间的荷包上。

    余汝的私印是及其重要的东西,断不能落在有心人的手上,即便这将军府是温言煜安排起来是的,也都会防着。

    喜弟总觉得这最安全的地方,一定是自己的身上。

    可是,此刻碰着空空如也的荷包,喜弟的脑子哄的一声。

    手紧紧的攥着拳头,直接刺入手掌中,阵阵刺痛感让自己保持清醒。

    直接进了屋,喜弟看到闭着眼睛大概是睡着了的温言煜,屏退左右上去照着温言煜便是一脚踹,“别装了。”

    温言煜猛地睁开眼睛,没有被打扰的不悦反而带着点点笑意,“这都能被你发现了?”

    喜弟被看的有些不自然,干咳一声掩盖自己的尴尬,“废话,你睡觉的时候不是这样。”

    听着喜弟的话,温言煜长长的哦了一声。

    砰!

    喜弟接着又是一脚,“少给我阴阳怪气的耍这个表情,东西还我!”

    温言煜倒是没狡辩,从怀里取出余汝的私印放在喜弟的手上,“不愧是师傅,这般都能猜出来。”

    喜弟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能近我身的就这么几个人,想也知道是谁。”

    不过总觉得刚才的话并不像夸自己,喜弟突然拽着温言煜的领口,将脸凑近了一点点,“我总怀疑你,监视我!”

    温言煜双手垫着头,让自己的头高一些,“咱们夫妻情深世人皆知,还用得着监视?”

    温言煜这么一提喜弟瞬间明白,看着今日宋嫣然他们那么怕自己与温言煜有矛盾,在她们眼里自己与温言煜何止情深这般简单。

    她们三个相处久了,叶玄一十有八九都会告诉她们自己跟温言煜是什么天赐良缘,再来上次温言煜回来受了伤自己忍不住惦记着,这落在旁人眼里自是相思成疾。

    再加上温言煜回来后,她们三个跟军营里的人也能有接触,想来也听得不少温言煜宠妻的闲言。

    这样一来,只要温言煜想知道什么,但凡是对自己忠心的人肯定对温言煜也会知无不言,若是这般下去,就是以后温言煜不问这些人也会主动说。

    “我这是被你算计了?”喜弟的眼神一点点变冷,走到这一步,似乎有一双打手不停的推动。

    而这双大手的主人,便是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温言煜!

    若是他想对自己不利,喜弟浑身打一个寒颤,必然是打蛇七寸,绝对生还可能。

    温言煜还是笑着,是一种甜的发腻的笑容,就像夏日里的太阳,让人不敢直视!

    “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让我为你,守护着后方。”温言煜点了一下喜弟心口的位置,“咱俩夫妻一体,同进同退!”

    听了温言煜的话喜弟心里一颤,余生的性情阴晴不定捉摸不透,喜弟也不知他什么时候会寻上门来,便早早的安排了。

    提前写了关门一日的信,上面盖了余汝的私印。

    大东家虽然是余生,可是让铺子关门一日这种小事,各铺子的掌故还是会给她这个面子的。

    今日余生上门挑衅,喜弟便命人传出去,余记的铺子一个不放过。

    等余生得到消息的时候,那些人快马加鞭已经出了城,余生就算再下令追击已然慢了一步,注定了有不少铺子会先一步得到消息。

    关一日门对余生来讲,其实损失不了多少银子,可是却能让执权者清晰的感到余记的势力,倘若有一日余生存了反心,整个大周岌岌可危!

    这个时候便是余生该表忠心的时候了,至少在旁人的商铺开花的时候,余生不能打压!

    之前喜弟已经让知府将自己的方案送到内务府,估计用不了多久,上头便会明确指示会支持喜弟。

    而余生对喜弟有意更是让上头的人有了足够的理由,即便是余生说起来人家也会笑着说,不过是你看上的女人,赏她一点便是一点。

    有了这样的纠葛,上面的人大约是不会愿意让余生与喜弟在一次的,所以温言煜就格外的重要,再加上他没有家底又是个武将,在朝中没有错综复杂的势力,算是好拿捏的。

    所以,喜弟旺则温言煜一定升。

    或者,只要温言煜升,喜弟一定会旺。

    诚如温言煜说的,她们夫妻注定,同进共退!

    可余生能走到今日自有自己过人之处,温言煜私下安排了梁从高过来,却是更加的保险,余生就算是想出手也要顾忌此刻已经在路上的余汝。

    他这一迟疑,喜弟那边已经成了定局。

    温言煜一这手倒可以说,有画龙点睛之能,至少在这些日子,喜弟能泰然自处。

    “看来,你很快就能更上一层楼了。”喜弟松开温言煜,有这样的算计能力,想来升也快。

    喜弟刚要起身,温言煜突然出手扣住了喜弟的后脑勺,“我想要的一直不是官位,只有,你平安。”

    大概温言煜的眼里真的有星辰,这般认真下来仿佛有什么吸力,引得喜弟忍不住沉沦。

    也只有现在,喜弟突然觉得曾经的少年早已经长大,成了男人。

    “我知道你想报恩。”喜弟称着身子的手有些费力,此刻早就想不起,其实她在质问温言煜。

    可温言煜放在后头的手越来越用力,“若是报恩,我何苦用这种方式。”

    这种,非要让两个人牵扯不清的方式。

    喜弟撑着胳膊越来越费力,额间已经开始有了细汗。

    “你可曾发现,我们同吃同睡同进同退,你已然将我当成最亲密的伙伴。”当温言煜最后一个字说完,喜弟的胳膊终于撑不住了,一下子跨到温言煜的身上。

    温言煜在军营里待的,冬日里也都只穿着薄衣,彼此靠近的时候,喜弟似乎都能感觉到温言煜身上的温度。

    “而男女之间,只有夫妻没有伙伴。”温言煜的声音带着几分蛊惑。

    在喜弟真的认真的想着温言煜的话的时候,突然觉得唇间一股温热。

    喜弟猛的瞪大眼睛,用力的去推温言煜。

    若是以前温言煜不定能被喜弟推开个缝隙,现在的他早就今非昔比,喜弟的挣扎于他而言,终究是无关痛痒!

    温家遭受变故,温言煜知道他必须站起来,为了温家的仇,更是为何保护喜弟再也不需要伤害她自己。

    温言煜从前最不喜欢的便是勾心斗角,他觉得男人便就该做坦坦荡荡的君子,可后来他只能做了从前最讨厌的样子。

    可为了喜弟,他甘之如饴。

    当在战场上每砍掉一颗头颅,他便想这便离着喜弟更近一步。

    所以,在战场上他是最凶恶的虎,杀人不眨眼!

    上次回来看到喜弟还存着自己给的放妻书,心里忍不住失落,他清楚的知道喜弟这是在给她自己留后路,一想到这个缘由心里便忍不住难受。

    好在后来想明白了,他便主动出击,首先便毁了放妻书!

    终于,还是让他等到了,喜弟今日的举动却是斩断了她与余生的任何可能,既然他们不爱了,那么自己?

    这个念想,让温言煜安耐不住的激动。

    他不管喜弟是不是清白的身子,从前经历过什么,他还是爱这个女人。

    即便,冬雷震震夏雨雪他不会与她绝!

    这辈子,得妻如此,便足够了!

    另一边天色渐暗,余生坐在案前,香炉里升起的白色烟将温言煜整个人衬托的多了几分仙气。

    “余生啊,求求你放了马氏吧,我保证以后一定好好的教训她。”这般美好的画面,却在梁从高一开口便破碎了。

    余生没有说话只轻轻的摇晃他的茶杯,只是紧锁的眉头暴出他此刻是无比的厌烦梁从高。

    耳边还充斥着梁从高为那个妾氏求情的声音,余生的捏着茶杯的手越来越紧,他是着实想不明白,余汝怎么就看上这么个窝囊废了。

    就算是成亲以前没看明白这个人,就是成亲以后也可以跟他和离。

    最为余家大姑娘,他坚信说算和离了要什么男人会没有。

    “东家。”梁从高还在念着,下头有人进来,小声的在余生耳边念了句。

    余生猛然间抬头,“把人带进来。”

    下头的人有些迟疑的看了眼梁从高,可还是按照余生说的下去了。

    “这是有生意要谈,不然你先放了马氏,我,我这就离开不妨碍你。”看人那么小声的说话,想来是不能为外人道也的事,在余家这么些年梁从高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立马起身对着满脸的笑容讨好的说道。

    “不必,正好你也可以在这里听听。”难得,余生对梁从高温和的说话。

    甚至轻轻的扯动嘴角露出一点笑容,却让梁从高心里一颤,没来由的从脚底发凉。

    很快,便听见了脚步声。

    便瞧着刚才那个小厮已经进来,后面还让人架着一个穿着单薄的女子。

    说是单薄都已经是好听的了,简直就是大胆的没法看,只穿着一件薄纱,里面的景色若影若现。

    梁从高看得眼睛都发直了,尤其女子身上还绑着绳子,简直满足了他所有的幻想。

    “没,没想到你还,还喜欢这一口!”梁从高一脸了然的笑容,冲着余生眨了眨眼睛。

    余生看着梁从高一脸猥琐的笑容,便觉得厌烦,“这是给你准备的。”

    余生这么一说,梁从高的眼睛都亮了,不过理智告诉他这个时候还是该拒绝的,慢慢的摆了摆手,“你,你这也太客气了。”

    这边刚说完,小厮便将带来的女人一把摔在地上。

    因为突然没了支撑女人没防备,摔倒在地上的时候,就听着撕拉的一声,腿边撕开了一条口子。

    便成了,一半腿盖着一半腿露出来的画面。

    “如凤!”这样的画面让梁从高流了鼻血出来,只是视线一点点往上挪的时候,发现了竟然是一张熟悉的脸。

    便是他追了这么久,失去音讯的马氏。

    梁从高忍不住赶紧去冲到了马氏跟前,看着她紧闭的双眼,想也知道该是被人动了手脚。

    再看看这一身打扮,也不知道这是遭遇了什么样的羞辱。

    梁从高双眼开始冒火,“有什么事你便直接冲着我来,对个女人使这样的手段,你不觉得下作吗?”

    盛怒之下,梁从高自个都不知道说的什么。

    等着他说完便开始后悔了,对方可是余生啊,他这是不要命了吗?

    可说不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也收不回来,只能微微抬高了头,让自己看着,有那么几分傲骨。

    看着梁从高这个样子,余生冷哼一声抬手让李威上前。

    “你,你要做什么?”这么些年了,梁从高一直害怕李威,只要一看见李威绝对是有多远饶多远。

    当然,曾经他也跟余汝好过,让余汝跟余生提提,带这么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在身边,肯定会影响做生意。

    可结果,还没到余生这边,余汝便给压下去了。

    以至于他到现在也不明白,余生带个比门神还凶的男人在身边做什么。

    “你,你不能做的太绝了,不然你怎么跟你姐解释。”看着李威越靠越近,梁从高吓的手都开始发抖了。

    余生不屑的撇了梁从高一眼,“你不是说有什么事冲着你来便是,怎么这么快就怂了?”

    “我,我。”李威突然顿下来,脸正对着梁从高,吓的梁从高舌头都打结了。

    “既然你不想让自己受罪,那就换个人。”余生悠悠的说了句,“将那个女人弄醒。”

    余生的命令李威自是会想法子完成,只是,他看看了自己的手,又看了看略显娇柔的马氏。

    一咬牙,然后拍了上去。

    (依 依 小 书 屋 W wW.X s W u.Cc最快更新农家医女:将军是妻奴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凤云归妙女多娇重生之雍正年妃美漫里的超神机械师潘多啦魔盒我成了洪荒之主重生逆袭商场大佬洪荒三清大弟子网游之修仙情缘快穿:本宫又活了重生金山寺神奇宝贝之虹晶重生之被偷走的人生我真的不是弱鸡玄明大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