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电影人传奇 第六十八章 大年三十

第六十八章 大年三十

作品:《电影人传奇

    上午九点,许望秋坐公交车来到秀影厂,敲开了苏振声家房门。苏振声到不在家,到厂里忙《妈妈再爱我一次》的后期去了。许望秋便在苏白的带领下,来到秀影厂录音车间,找苏振声。

    《妈妈再爱我一次》在12月初开机,几天前刚刚杀青,正在忙着制作对白双片。所谓对白双片就是电影有台词,但还没有混录音乐和音效。自有声电影以来,中国就采用同期录音,不过在运动时期由于种种原因被改成了配音。现在运动刚刚结束不久,很多电影人弯还没转过来,现在的电影基本上都是配音,《妈妈在爱我一次》也是如此。

    许望秋和苏白走进录音车间的时候,女主角潘虹和出演卫国的小孩正在录音棚里配音,潘虹抱着小孩呜呜大哭,小孩也“妈妈!妈妈”的喊着,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光是看潘虹和小演员的投入劲儿,许望秋就知道《妈妈再爱我一次》肯定会大火。

    苏振声看到许望秋顿时笑了,拉了一张椅子,招呼许望秋坐下,然后不断说《妈妈再爱我一次》从筹备到拍摄遇到的各种问题。《妈妈再爱我一次》剧本出色,演员也极为出色,苏振声对这部戏极有信心,相信可以拍成一部深入人心的杰作。

    两人漫天漫地的聊着,很快聊到了配音上,许望秋便道“师父,你应该用同期录音,同期录音肯定比配音效果好。开年之后我也会拍一部电影,我们采用的就是同期录音。”

    苏振声知道许望秋的水平,但毕竟只有16岁,才刚刚读了一学期,竟然就开始执导电影了,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你们学校胆子挺大的,才读了一学期就让你做导演了。”

    许望秋谦虚地道“这部电影不是我一个人拍,是我跟谢非老师一起拍,由我们两个共同执导。有谢非老师跟我一起拍,学校自然就放心了。”

    苏振声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过许望秋这么年轻,学校能让他跟别人一起执导,还是相当看重他的,提醒道“你要好好跟谢非配合,好好跟谢非学习。”

    苏白觉得父亲太小看许望秋了,忍不住道“爸,望秋才是这部电影的真正导演,谢非老师只是挂名。只不过望秋年纪太小,又没拍过电影,要是他单独执导的话,学校肯定不放心,所以,他就找到了谢非老师,跟谢非老师联合执导。”

    苏振声大吃一惊“你这臭小子行啊!”

    许望秋猛拍师父的马屁“主要是师父你教得好,也是师父你威望高,别人一听我是你徒弟,一听我想拍电影,马上就同意了。”许望秋见苏振声要骂人了,笑着解释道“我写了剧本之后,把电影镜头都画了出来,而且用学校的摄像机拍了一段电影片段。学校和魔影厂领导看到我画的镜头和拍摄的片段,知道电影拍出来大概是什么样子,自然就答应了。”

    苏振声听到许望秋将镜头全部出来了,暗暗点头,心想这小子虽然整天嘻嘻哈哈的,但做事却极其踏实,一部电影几百个镜头,全部画出来这得花多少功夫啊,一般人绝对做不到。不过苏振声还是严肃地道“既然你是真正的导演,就更要用心了,多少人做一辈子都是副导演,始终没有获得执导的机会,你千万要珍惜这次机会!”

    许望秋自信地道“放心吧,师父,我会让你为有这么优秀的徒弟骄傲的!”

    年关越来越近,蓉城家家户户都在采购年货。由于父母没有放假,采取年货的任务就落到了许望秋和许望北身上。和许家兄妹一起采购的还有苏白,她帮忙的理由很简单,望秋不会买东西,我这个做师姐的不帮他,谁帮他啊!

    三人到东大街买对联,到盐市口买腊猪头,到粮店买酒米……1979年的春节虽然很多东西还是凭票供应,但无论是在品种,还是数量上,都比前几年好多了。蓉城居民脸上都洋溢着喜气,大家对未来都充满信心,相信生活会越来越好。

    在北方过春节人们习惯大年三十吃饺子,蓉城过春节习惯大年初一吃汤圆。在后世吃汤圆是特别容易的事,可以买汤圆粉子和汤圆心自己包;也可以买包好的冷冻汤圆。不过在这个时代统统没有,想吃汤圆全靠自己劳动,必须自己买酒米推磨。西川人习惯把做饭用的米叫饭米,把春节做汤圆用的米称为酒米,其实就是糯米。

    酒米买回来后,淘洗干净,用清水泡上几天,当米粒像吃了催化剂,变得圆滚滚的时候,就可以架上磨盘,喜气洋洋地开始推汤圆了。蓉城这边很多人家都有那种小巧的手推石磨,用青悠悠的青石凿成。不过石磨也不是家家户户都有,一栋楼往往只有几家有。

    这个时代邻里关系比较好,有什么东西大家可以互相使用,石磨也是如此。在过年前两三天,拥有石磨的人家便会将石磨搬出来,洗去尘灰让邻居们先用。石磨会在各家各户接力赛般转来转去,而最后一家使用的往往是石磨主人。

    许望秋家也是如此,等到其他人家用完,他们才动手推汤圆。许望秋三兄妹扛着条凳,提着泡好的酒米,端着石磨来到院子里。

    许望川将条凳摆好,将石磨架在凳子中央,准备动手推汤圆。许望秋拿着勺子刚要舀酒米,许望北就眼巴巴地叫道“二哥!让我来!我来加酒米!”

    许望秋笑着把勺子递给许望北,叮嘱道“慢慢加米,加米过多过快,磨出的粉子颗粒大,还要再磨一次,不然不好吃。”

    许望北觉得许望秋小看自己了,抗议道“二哥,我知道!我以前加过的!”

    许望秋伸手摸摸许望北的脑袋,轻笑道“好好好,我们望北小美女最聪明了!”

    许望北拿勺子舀起一勺雪白的酒米,倒进磨心,欢快地叫道“大哥,可以推了!”

    许望川冲许望北笑了笑,握住磨柄,缓缓推动磨盘。在霍霍转动的磨盘声中,雪白的米浆便顺着磨沿边般汩汩流出。许望北坐在帮手的位置上,用勺子将酒米一点点灌进磨心;许望川一圈一圈地推,而许望秋在旁边跟他们说话。就这样,石磨在匀速地转动中发出霍霍的响声,雪白细腻的米浆不断流淌出来,流满磨槽,流进桶里。

    推汤圆看似简单,但由于酒米有粘性,推起来很费劲的,需要使巧劲而不是蛮劲;而且要将十来斤酒米磨成粉浆,无疑是一项漫长的工程。许望川推了一阵,许望秋就让他休息,换自己上阵。许望川手确实有些酸了,便把位置让给许望秋。兄弟两轮番上阵,推了将近三个小时,终于将一桶酒米全推成了米浆。

    兄妹三人提桶的提桶,扛凳子的扛凳子,端石磨的端石磨,说笑着往家里走去。推汤圆挺累的,不过许望秋觉得和哥哥妹妹一起推汤圆粉子,全家一起包汤圆,是特别享受的一件事。

    回到家里,许望川将磨好的米浆用布口袋装好,吊起来挂在半空,下面放个盆子接水。等滤掉水分后,他把汤圆粉倒在簸箕上慢慢晾干。

    到了大年三十,汤圆粉子彻底晒好了,雪白细腻得像姑娘雪白的肌肤。正因为如此,蓉城人便用粉子指代漂亮姑娘,说“在街上打望粉子”就是到街上看漂亮姑娘。

    过年对中国人来说是阖家团圆的象征,一代代流传,已经融进了整个民族的血脉中。辛亥革命后,民国政府曾试图取消农历新年,提出以12月31日为除夕,1月1日为新年,1月15日为元宵节,要求“废历新年不许放假,亦不得假借其他名义放假。结果遭到强烈反对,被指责为摒弃中国传统文化。1934年初,当局不得不承认“对于旧历年关,除公务机关,民间习俗不宜过于干涉。”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决定把农历正月初一定为“春节”,并规定放假三天,让人民愉快过年。

    1967年,国内开始“破四旧”,很多习俗被取消,要求过革命化的春节,动员人们不回家,就地“抓革命,促生产”,很多工厂不得不继续上班。不过随着运动结束,新年传统又回到大众的生活中。今年1月17号,《人民日报》上发表有针对性的群众来信《为什么春节不放假》《让农民过个“安定年”》,表明政府恢复春节休假制度的态度。

    谢春红一大早就在厨房里忙起来,锅碗瓢盆乒乒乓乓地响。本来今天厂里还是要上班的,但谢春红直接请假了,上班哪有给孩子们做年夜饭重要。许望秋三兄妹都没闲着,给老妈打下手,许望川杀鸡杀鱼,许望秋切肉切菜,而擦桌子、理菜则是许望北的任务。到了下午,许著文提早下班了,谢春红退居二线,掌勺这种既要体力又技术的活就落到他身上了。

    下午五点左右,在谢春红指挥下,许望秋他们放好碗筷,放上冷菜,然后将热菜一个个端上来。一家人围坐在圆桌周围,年夜饭就正式开始了。一家人吃着丰盛的年夜饭,说说各种趣事,欢声笑语不断,就连寒冬也因此变得的温暖起来。

    一个多小时后,年夜饭告一个段落。等桌子收拾干净后,该发压岁钱了,这是小孩子们一年中最盼望的时刻。许著文给许望秋和许望北每人发了十张崭新的一毛纸币;许望川许望北发了张崭新的一元,但没有给许望秋发,理由是许望秋现在赚的钱比他还多;许望秋则掏了张崭新的十块给许望北,让她看到喜欢的东西就自己买。

    许望秋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七点半了,便穿上外套和家人出了门。许著文搭着谢春红,许望川搭着许望北,许望秋自己骑了一辆车,一家人浩浩荡荡地向着秀影厂而去。

    (依.依.小书屋WWW.XSWU.CC最快更新电影人传奇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复苏崛起某美漫的反英雄疯狂建村令精怪登录器技能制造大师明日之劫地球灭亡倒计时英雄联盟:召唤职业选手我的宠物是BOSS无上天魔系统我的老师是学霸我只想享受人生影视剧里的任务梦魇剑主核爆中走出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