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问道章 第二十九章 冤死

第二十九章 冤死

作品:《问道章

    时间略微往前。

    历元县,大牢。

    过年的喜庆尚未散去,牢房里面半是空荡。

    一些罪名较轻的本地犯人,都给了假回去过年,毕竟家属都在,家产也在,不怕跑了去。

    当然,重罪在身、又或者没有牵挂的,就不在此列,但也可给点酒水肉食,算是过年。

    “刘头,看我带啥来了!”

    狱卒王小二提着油汪汪的纸包过来,还有一壶酒。

    “这是西门大街上老何卤的猪肉,我一闻就是这个味儿!”牢头刘万咧开嘴笑了:“还是你孝顺!”

    “大过年的,司狱大人都休沐,衙门封了印,咱们也来乐呵乐呵!”

    王小二撕开油纸,果然是两扇猪耳朵,刘万见了大喜,连忙拿出酒碗,还有一碟五香蚕豆,两人就这么对坐着吃喝起来。

    “呵呵……你们倒是好享受!”

    正高兴着,冷不防一声冷笑传来,刘万回首一看,连忙与王小二行礼:“见过大人!大人可是来巡查?”

    这来的,正是狱官丘路,身后还跟着两个阴脸汉子。

    “天字二号的犯人可还在?”

    “在,那是大案,怎么可能让他跑了?”

    刘万连忙引着丘路过去,来到一处牢房前:“泰老头,有人来看你了!”

    这牢狱味道甚重,哪怕铺的稻草也是又潮又湿,上面隐约躺着一人,身上挂了铁链,闻言一颤,无神的眸子望了过来。

    “听说此人还是什么武林大豪,但来了咱们狱里,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穿上琵琶骨,武功就废了大半,多少江洋大盗都栽了,也没听谁能跑的掉!”六万连忙说着。

    “嗯!开门!”

    丘路吩咐着打开牢门,用手帕捂着嘴进去,点点头:“就是此人……上私活吧!”

    一听这话,后面两个大汉就狞笑着,上前将泰准拿住,又将千层纸浸湿,一层层糊了上去。

    泰准自然不断挣扎,奈何穿了琵琶骨,又被折磨多日,简直不成人形,力道微弱,渐渐就没了声息。

    “刘头?”

    王小二见到这一幕,不由一颤。

    “怕啥?”刘万不满地瞥了一眼:“哪间牢狱里没有冤死的鬼?这泰老头本来就身犯官司,一辈子都出不了头,报个暴疾上去也就是了……你好好看着,这只是一招,还有叠沙袋,保证仵作都验不出来……”

    片刻后,丘路出来,见到低眉顺眼的刘万两个,不由笑了:“你们按程序走,大过年的,不能没有赏钱!”

    顿时赏了下来,刘万获得一个大元宝,足足有着十两,王小二也有五两银子。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这赏格就重了,刘万王小二惊喜万分,连连谢恩。

    “不要谢我,要谢就谢段老大去……”丘路笑眯眯地道:“这位也是人物啊,泰准得罪他,岂不是嫌命太长么?”

    “原来是段老大的意思!这人袭击官差,死有余辜!”

    刘万一听,心里最后一点忧虑也消失无踪。

    丘路点点头,带人走出大牢,回到自家宅院。

    没有多久,一个青衣小厮就从后门走出,在街道中转了几圈,才来到一家后院,敲门进去。

    见到里面一人,一震袖子跪下:“拜见公子,事情已经成了!”

    “如此甚好,那泰准不是还有人在外营救么?明天好好收敛下,选具上好的棺材,将尸首送还给他们!”

    “是!”

    ……

    暖春二月,草长莺飞。

    段玉骑着一头青驴,悠哉悠哉地回到了历元县。

    “庆历十七年,我也十七岁了!”

    “重生至今不过数月,却已经奠基入道,神通在手,天下大可去得!”

    “有着这个实力,方可慢慢筹谋,挽回白毫山与神州气数……”

    白毫山乃十大道脉之一,自己不修炼到游神御气的修为,提什么挽回改变只是笑话,甚至游神御气也只是前提之一。

    至于神州陆沉?胡腥遍地的劫数?

    “按我前世经验来看,胡人入侵虽早早开始,但持续数十年,到我身陨之时也才灭了北境数国而已……尚有时间!”

    “倒是来得路上,已经听闻陈策大破贺宗,五千败两万,阵斩节度使……叶州之乱终是可平定了……”

    虽然贺宗死了,但一路收复失地,防备东陈趁火打劫,也是应有之义。

    毛驴行至大林乡田庄,段玉却是忽然一怔。

    只见田舍之内,哀乐隐隐,又有女子孩童的哭声传出。

    “怎么回事?”

    他眉头一皱,大步走进,就见一个灵堂,白幡挂着,显是死了人。

    “帮主!”

    “帮主回来了!”

    在这的,都是锦鲤帮帮众与家属,见到段玉回来,宛若看到主心骨:“您要为陈七报仇啊!”

    “你们等着!”

    段玉大步走进内院,叶知鱼就迎了上来,两眼红红:“帮主!大哥……”

    “莫要怕,有我呢!”

    段玉见叶知鱼一身黑衣劲装,腰间带刀,满身杀气,唯有胳膊上包了圈白布,身形消瘦,眉宇间带着一丝愁容,不由道:“有我在,翻不了天的,来人,上茶!坐下说!”

    “是!”

    叶知鱼乖乖坐下,喝了口茶,长出口气,似乎想要将这些时日的郁闷都宣泄出来:“泰准死了!”

    “那个范井的师父?”段玉略微一想,就是冷笑:“那是他的徒子徒孙、师门好友报仇来了?”

    武林大豪就是这点麻烦,容易牵一发而动全身。

    段玉就是明白这个道理,才故意将泰准押入大狱,作为人质,好让对方投鼠忌器。

    实际上也证明了他所思不错,泰准在牢狱内那段时间,纵然武林对锦鲤帮的风评一落千丈,却还真的没有来寻仇的。

    但泰准一死,局面登时不同。

    如果说锦鲤帮之前的行为只是过界的话,那公然用牢狱逼死武林前辈,就是真正自绝于武林,江湖上早已沸反盈天。

    甚至自发组建了所谓‘血仇盟’,来历元县与锦鲤帮做对,刺杀锦鲤帮中人。

    那个陈七,就是为了护卫叶知鱼,被乱刀砍死,惨不忍睹。

    “呼……这些江湖中人,真是勇于私斗,怯于国战,之前贺宗反叛,他们跑哪里去了?”

    段玉听了,就是冷笑,旋即收拾心情:“陈七护主有功,要重重抚恤,给上等水田十亩,纹银百两,家中出一人,安排个差事!至于血仇盟,不过土鸡瓦狗而已,看我灭了它!”

    “大哥你莫非已经……”叶知鱼眼珠一亮,旋即恨恨:“那血仇盟实在可恶,与盗匪何异?若你再不回来,我就准备先带帮众到县城暂避了。”

    “此事还有一疑点!”

    段玉呷了口茶,慢条斯理地道:“你我都清楚……泰准不是我们杀的,这一点好处都没有……而他在狱内,上至县令,下至狱卒,都可从他身上捞油水,这都是财路!要摆平这些,需要的势力可不小,总不至于是牢头为了巴结我们,自己动的手?”

    “帮主你是说……周家?”叶知鱼疑惑不解:“他们不是与我们和解了么?”

    “谁知道呢?兴许猪油蒙了心,又兴许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

    段玉摇头,他信奉动机论,一件事只要做下,必有痕迹,而元凶往往就是事后利益最大者。

    当然,也有可能栽赃,但只要想深一层,将第二利益人也列入嫌疑,便差不多了。

    至多列入第三利益得者,再下去的势力就吃力不讨好,不至于冒这个风险。

    如此一算,基本上十拿九稳,心里有数。

    当下就列出几个嫌疑人来,都是与锦鲤帮有仇的:“一网打尽就是了,不需要有着什么顾忌……”

    成就炼气士之后,视角顿时不同。

    “好的……”

    叶知鱼如释重负,望着有些陌生的大哥,却又眼睛一红,几乎落下泪来。

    “你怎么了?”

    “我……我这是高兴……”见着段玉神色有异,叶知鱼连忙擦拭:“飞鱼二哥还让人送来了家书……说是已经立下大功,做到了正八品校尉,五百人指挥使,不日也要请假回来!”

    校尉是军衔,指挥使才是正经的职务。

    连段玉听了,都有些诧异:“看来真是立功不小啊……若是战后转职地方,能当县尉了……”

    “是啊,二哥有如此出息,我也为他高兴!”叶知鱼道。

    “嗯……二弟看来可走兵家路子,也不知武功进益如何……”

    段玉沉吟了下,看向叶知鱼。

    说实话,重生之后,这两人资质他便看过了,秦飞鱼不是修道的材料,自己便引他往着兵家的路上走。

    只是这路子日后不入体制,就得自成藩镇,否则怎么掌握军权修炼?

    ‘兵家修炼到极致,也是可怕无比,能刀枪不入、以一敌万,只是这样的境界跟道家雷劫不灭的境界一样,都是传说……’

    ‘小妹不适合武道,或可走儒家路子?若能读书养气,修行至‘知天命’,也不输元神……’

    一念至此,不由问着:“知鱼,你可想读书?”

    “不!我想修道!”

    叶知鱼似是已经考虑良久,斩钉截铁地回答。

    或许心目之中,想与帮主大哥更近一些,也是好的。

    (依 依 小 书 屋 W wW.X s W u.Cc最快更新问道章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HELLO,我的甜心小初恋金仙重生在都市秦昊恋爱笔记出嫁为夫抗战之最强兵王无敌剑尊燕飞兵王传奇辰南免费版万能兵王特种兵王在都市丹师剑宗惊世剑神第一世婚:神秘帝少晚上见超级红包群恐怖杂货店相思随你入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