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问道章 第二百三十五章 攻城

第二百三十五章 攻城

作品:《问道章

    楚国与吴越浦州相对的,则是南句州。

    南句州内封君密布,又有国君亲信白罗,占据芝城。

    此城位于浦水上游,北有山而南有水,东得群舒封君拱卫,可称占尽地利,城中驻兵上万,也是面对吴越的保险。

    若是浦上封君惨败或者投诚,吴越入侵,此地便是最后一道防线。

    当然,在浦西封君们原本的军议中,根本就没有招惹这个庞然大物的打算。

    他们能攻下舒宗君之封邑,掠夺粮食人口,便已经心满意足了。

    白芷山道。

    大军逶迤而出,经过白芷君封地之时,这位盟主陆续增兵,此时有兵卒四千,加上其它三位封君的人马,大军过万,无边无际,黑压压一片,带给人强大的压迫感。

    上万人,与上万大军,还是十分不同。

    此时不论行军还是扎营,都有强烈的铁血煞气与人道气运盘旋,可辟鬼神。

    出了白芷山道之后,就进入舒宗君封地。

    这里是兵家必争之地,舒宗君于路口建烽火台,又有哨岗关卡,于交通要道遍设营寨,守卒不多,只有几十上百人,见到敌人大军到来,立即点燃烽火,警戒后方,又双股战战,握着兵器,要拼命为后方争取时间。

    以一隅之地,百人之兵,抵挡万人,无异痴人说梦。

    “冲!”

    “冲上去!”

    后方近万大军压阵,段玉调动武成军上前,命令五毒都进攻。

    云中卫被他留作督军,龙蛇、水蛟二都为左右翼。

    刚刚训练出来的新卒,不见过血,经历战阵,终究不能成军。

    只是若初阵就面对高烈度作战,也容易死伤惨重,这小小的攻防战却是正好练兵。

    虽然后方三个封君有着以此消耗武成军实力的打算,但他们怎么知晓段玉的心思?

    这一路的小寨关卡,正好让武成军新卒轮流上前,蹭点经验。

    兵法有云,十则围之,历来攻城之军,起码要为守城之军的数倍乃至十数倍,因为守方有城墙,居高临下,占尽地利。

    不过此时大军开来,有数十倍乃至百倍的兵员优势,远远望去,旗帜如云,长戟如林,立即就将守军气势死死压制,这是占了人和。

    杀了半日之后,程金就来禀告:“主君,已经攻破营寨,俘虏五十一人,我方阵亡十七人,轻重伤三十余……”

    “善,继续前进!”

    这关卡是封锁白芷山道的前沿,再往后,防御反而削弱,大致就是哨所的级别,直到舒宗君的城邑为止。

    段玉命着进军,一路连连拔寨,大军兵锋所指,几乎没有一合之敌。

    周围的楚国乡民,不论国人野人,见到这一幕都是避之不及,还有逃亡深山的。

    作为边境之民,他们对于袭扰之战是习惯了,自有一套保命的应对方法。

    只是万人侵略还是少见,不由就有些不妙之预感。

    到了第三日,大军开到舒宗城邑之下。

    这城邑甚大,外郭周长四里,城垣高三丈,厚也有两丈,内有户六千,更因为之前烽火传警,舒宗君有了防备,召集各乡兵卒防御,集兵两千五百,四门紧闭,防御森严。

    “此城坚固,又有守卒两千五百之数,曲胥君要损失惨重了!”

    万人军阵核心,白芷等封君对视一眼,都有些奸计得逞的快感。

    这时,就见段玉戎装而来,都挤出笑容,上前迎接:“曲胥君威武,连连攻城掠地,我等佩服!”

    “少来这些虚的!”段玉却是眼睛一瞪:“说好四家攻城,我军一路当先锋,已经略有折损,这次总得你们上了吧?”

    白芷君冷眼斜瞥,见到段玉身后诸将面有不忿之色,知道自己这一方的确不能做得太过火,否则逼急了对方,大可扬长而去,甚至闹一场火并,徒然让舒宗君看了笑话。

    他们这次真正的目的,还是进攻群舒封地,获得利益,削弱曲胥君不过附带,甚至都没有让曲胥君死在这里的想法。

    段玉也隐约查知此种态度,不由心里暗笑。

    若是他,肯定不论三七二十一,先消灭敌人再说,后续如何,后续再考虑。

    不过这些封君习惯了高高在上,却又首鼠两端,自诩贵族,甚至与敌方交战,纵然俘虏了首脑,也是尽量不杀,转而索要赎金。

    说是贵族风度,实际上不过是老朽不堪。

    或者说,形成了某些潜规则?

    虽然这是分封制必然带来的,若段玉势大,手下封臣也会慢慢如此,但此时却是绊脚石,自然毫不犹豫地踢开。

    “也罢,攻城之举,自然是我们四家轮流来。”

    对视了一眼之后,朱鸢封君笑道:“不过目前,我们先扎下大营,还要赶制攻城器械!”

    当下大军就寻了空地扎营,白芷君读过兵书,治军还是极有章法,让各营以沟壑相隔,营盘也扎得极是坚固,又命工匠赶制攻城器械,一副好整余暇的模样。

    实际上也是如此。

    此时正值播种时节,楚国封君们要召集国人,征辟大军来援,起码需要半月。

    不过舒宗君有城池,有守卒,有粮食,撑过一个月应该问题不大。

    ……

    到了第三日,攻城开始。

    伴随着战鼓声,一波波的兵卒举着盾牌,冒着箭雨前进。

    先是堵上城郭外围的壕沟,旋即搭上云梯,仿佛一行行蚂蚁般爬上,这就叫蚁附攻城。

    而城上的兵卒则是不断向下射箭,砸下巨石。

    偶尔有爬上城墙的,立即就被长矛从四面八方刺来,寡不敌众,扎成血葫芦般,一路惨叫着跌下去。

    “这些军队,虽然不算乌合之众,但也就这样了……”

    秦飞鱼纵观全场,很是不屑。

    “若按此法攻城,起码需要围上一月,到时候舒巢、舒鲍援军到来,我们就只能无功而返,最多沿途劫掠些乡里……”

    往昔封君们大战,也就这个水准了。

    “曲易、朱鸢之兵,装备尚可,战意不高,唯有白芷之兵,算有勇气,只是失之军纪……”秦飞鱼又望了几眼,叹息道。

    “飞鱼你拿庆国之兵,乃至云中卫精卒跟他们比,自然相形见绌……”段玉大笑。

    庆国位于四战之地,陆师精锐天下闻名。

    而这四家上万的联军,连吴越国一流都算不上,只是二流水准,自然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聊了两句之后,就说到正题:“城中布置如何?”

    “请主君放心,武嵇本来就在楚地生活过,学得楚音,扮做庆国行商没有丝毫破绽……”秦飞鱼低声肃穆道:“其女留在封地,又有我方精锐随行,忠诚上也没有问题。到时候里应外合,必能令城防出现破绽,当然……等上几日,令守城士卒疲惫之后,效果更佳!”

    “如此就好!”

    段玉颌首。

    古代,若是没有火炮等攻城利器,要打下城池极为艰难,往往就有十万大军围城数年,依旧不得攻破的例子。必须等到城内缺粮,方可不战而溃。

    因为城池坚固,安全,因此附近人口、财富,都是不断向城池汇聚,乡野之中反而没啥油水。

    想要大捞一笔,就必须破城,但死伤惨重,也是难以承受。

    除此之外,只有施展攻心之计,令城内守军自动开城投降,又或者收买奸细,暗中献城了。

    当然,这个世界有着非凡之力,又是不同。

    若段玉想破此城,只要命令秦飞鱼带着暗藏的龙蛇精兵,不计死伤地冲一波,再配合大军全线猛攻,一日必破。

    但能减少损伤,又何必如此呢?

    段玉将云中卫暗藏,只是作为督军,命武成军不断攻城。

    七日下来,各家损失数百,而城中守军也是疲惫不堪。

    营帐之内,四位封君再次汇聚。

    “探子来报,舒巢君、舒鲍君已经各起兵三千来援!三日内必至!”

    曲易君望着面前的美酒珍馐,完全失去了胃口。

    朱鸢君也是脸色阴沉:“想不到城中抵抗如此顽强,必须马上攻下这城!否则就得撤退了。”

    损失这许多人马,却要灰溜溜撤走,纵然能抢劫周围乡里,还是令他有些不甘心。

    “城中经过七日,守卒也很困倦……”

    白芷君举着酒爵,突然望向段玉:“我观武成军进退有据,实是精锐,更听闻曲胥君当日立威,一日破胥家坞堡,可见手下必有陷阵敢死之士,这次攻城,就得仰仗曲胥君了!”

    这么一说,曲易、朱鸢二君也连连称是。

    段玉那支五百人的精锐一直没有动用,他们可看在眼里。

    实际上,对此也十分理解,他们自己同样留着数百下了血本的精锐人马,关键时刻,或者破军杀将,或者护卫逃跑,是最后的底牌,之前也没有拿出来攻城。

    “要本君为主力,那本君有什么好处?”

    段玉握着酒爵,嘴角笑容莫名。

    “吾等不是早有划分,城破之后,金银珠玉,都是你的。”

    看到段玉有妥协之意,朱鸢君立即来了精神。

    “不够!”

    段玉摇摇头:“还有城中粮库、武库、得优先供应我军,何如?”

    “既然如此,那一言为定!”

    白芷君一锤定音地道。

    (依 依 小 书 屋 W wW.X s W u.Cc最快更新问道章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金仙重生在都市秦昊恋爱笔记出嫁为夫抗战之最强兵王无敌剑尊燕飞兵王传奇辰南免费版万能兵王特种兵王在都市丹师剑宗惊世剑神第一世婚:神秘帝少晚上见超级红包群恐怖杂货店相思随你入心间镇魂